西李二庄 —— 来的地方,归的地方

作者:大森林 发布时间:2016-09-09 17:20:24

        闲来无事,在百度里输入“西李二庄”,我看看这么个“不起眼”的地方有没有人在关心她。不出所料,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惊叹的消息,甚至连这个村庄一角的图片都搜不到。太正常啦,太正常啦。这里没有山没有水,没有名胜古迹没有明星和历史名人。有一次我坐着车从村东边的高速上经过,从高处看到这里,若不是朋友提醒,我甚至都没有认出来这里是我的老家。从小在她里边儿长大,哪跳出过屋顶的高度俯视过她啊,这猛然从远处看难免会认不出。



       我觉得这里是宇宙中心。某次从外归来,觉得村子跟以前不一样了,房子变了不少,人变了不少。我自己头脑立刻一阵晕,心中感叹,变得真快,人人都忙着在外寻求财富,回来把旧房子变新宅,进来了新人,长大了后辈,猛然间觉得这世界像《动物世界》里秋来春去快镜头的变幻,就像我站在村口看见那房子那路被按了快进按钮从新变旧从矮变高,忽然觉得我不太认识这里了。可是,我真真的就是从这里长大的。


西李二庄


       我太TM怀旧了,我真想掉两滴泪来怀念我小时候光着屁股游过泳的大坑。可是我侄子现在个头都比我高了,我真担心他看到我写的这些酸溜溜的文章。我是长辈啦,啊,我真的是长辈啦,长辈不都是顽固坚强的嘛,哪有些那么多伤感怀念。可是这人老吧,还有啥念想,除了老婆孩子,除了那万恶的金钱,还有啥值得去想一想。哪怕你灯红酒绿,哪怕你万紫千红,炸呼的再烈难道你自己都看不出自己该魂归何处吗?这里不是批判,这里仅是伤感,繁华喧嚣过后,最想在村里的路上走一走,和已经认不太多的街坊打打招呼。


西李二庄


       人穷,当年,哪怕是现在,小年轻们都使出浑身解数要走出去,打定主意一定要住进那高楼大厦,这小村子也有历史,历史就是太穷了,长辈们给后代讲得最多的就是人家谁谁谁在银行当行长,人家谁谁谁一个月挣多少钱,要是不好好学习就一辈子在这里面朝黄土背朝天了,娶个媳妇都不好娶。是哒,一批批的人都出来啦,在大城市里上班,不管工作条件优越不优越,心里优越了就行,回乡后,打扮得漂漂亮亮,走街上给长辈们发个烟什么的,一派喜气气象。有的人就在外安家了,终于完成了祖辈的期盼,做了城市人。


mmexport1475473498430.jpg


        我太羡慕他们啦,有本事能挣那么多的钱,终于不用在这大平原“贫瘠”的一角里苦苦挣扎啦,所以我也努力能有一天走出去。所以,就算我走不出去也要年年在外工作,我要自己变得像城市人,我要让别人看着我像有钱的样子。不知不觉在北京已经待了六七年了,起初来时,小伙伴告诉我说,他喜欢北京,他觉得北京很方便,什么都能买到,什么都能看到,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真正成为这里的一员。我也是,我也喜欢北京,然后想着法子能多挣点钱,要加薪要跳槽,要像风一样去追梦。被老板批评时就想着,这是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然后就安然了,被骗子坑了就想着,这是走向腾达的经验教训,然后就坦然了。但是,这年复一年,发际线渐渐后移,我们那梦还是如海市蜃楼般飘渺,这虚荣的外壳终于还是撑不住了。小伙伴给我说,他想回家了,我也是。


mmexport1475473501552.jpg


        我是80年代的那一群人,那么能记住的就是80年代后村里的一些景,18岁以后的,如果此时谁能给我一张那时候的照片,我会激动万分,可是那时候都穷,谁也没那个钱去拍村子的景。春的时候,麦子青青,有赶着羊去吃麦苗的,还有……我靠,我想不起来了。夏的时候,不用说了,种棉花的超级多,除了给棉花打药,就是成天的蹲地里不是打杈就是抓虫,我记着有一年,村里动员群众在地里设那个抓飞蛾的那个装置,在地里整个大灯,在大灯下弄个桶,桶里放上农药,晚上打开大灯,飞蛾就扑拉扑拉往里掉。然后就是打场打麦,晚上睡场里,那个时候真把人累死,如果让我再重活一回,我希望跳过那一段。秋吧,就是收棒子,那时候种花生谷子的不少,收了全都拉马路上压,够费事的。冬的时候,印象最深就是晚上路边那压满雪的枣树啦。偶尔有大队人马聚集在村里的路上看到那个白布电影。我记着我坐在路边看了半晚上的月亮。


西李二庄

西李二庄



西李二庄

西李二庄


西李二庄

以前的小学,现在已经是楼房了。


西李二庄


西李二庄

西李二庄

西李二庄

西李二庄



2011072518423722670.jpg

村北口是高速公路出入口(网上图片)


我常在北京,没拍多少照片。感谢小伙伴赵艳霞提供照片。

西李二庄村的老少爷们姐妹儿们,有好看的咱村照片,方便的话发我。

邮箱:278494341@qq.com


扫描关注西李二庄公众号

西李二庄公众号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