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儿膝下有黄金 -- 西李二庄

作者:大森林 发布时间:2017-05-02 10:51:55

        关于磕头。

        初一磕乡邻,初二到初五磕亲戚朋友。对于我来说,这个风俗已经伴我二十来年。小时候不懂事,认为磕头就是去赚糖牛儿瓜籽儿,磕得不亦乐乎,出门前要穿个有大兜儿的衣服,以便装得更多,磕完回来以后,就高兴一天。但随年龄增长,开始有抵触了。究其原因,一是三十熬半夜,初一不想起床;二是在村儿里转了一大圈,磕得膝盖疼,我竟不认识我磕头的那些长辈,他们也不认识我,感觉磕得没有意义。小伙伴儿们都跟我一样,无一不为这事儿苦恼。

mp58303157_1454750314576_2.jpeg

        不知从哪年开始,村头大喇叭一到初一就呼吁大家不要再磕头了。我大哥也跟邻居常说,再往后,大家就会取消磕头风俗,改成站在村路口给过往乡邻拱手作揖拜年了。嗯~~~,想想这样的景象也是挺好的,我自己当时也是这么想的,感觉磕头是老一辈人的旧观念,80年代的人以后,我认为磕头的将会越来越少。不过,这两年儿下来,一到初一早上依然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嘛,大家一边儿嘴里抱怨着,一边儿又火急火燎地转了一条又一条街。仿佛这是一个不能打破的规矩。

        至此,就出现了一些疑问,我们到底能不能取消磕头拜年的风俗?我们该不该取消?

        我自己对于这些问题的看法经历了一些变化。

        一开始我觉得应该取消,原因就是,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守着这一个过时的旧风俗,让大年初一这特殊的日子从劳累开始,有时可能还会带来一些邻里的算计情绪。“爹,谁家谁谁给你磕头了?要是没来磕,我也不给他爹磕了”、“xx这小子给他叔磕头不给我这个大爷磕,什么意思?“以上这些现象都是很常见的。有时一些老人身体也不太好,想到年轻人要来磕头拜年,不得已就早早起来烧香点蜡烛。

        可是,后来我又觉得不该取消,就像本篇开始所抱怨的,大家都快不认识了,磕得有什么意义,但是反过来一想,又觉得老祖宗定这个磕头的规矩也许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呢。年轻人一年到头回不了两趟家,如果不磕头拜年,这些年轻人真有可能十来年都不再去一趟这些”远房“长辈家看望一次呢,久之,这最熟悉的乡村不就变成了陌生的”城市“了吗?遥想古时,人们为了除”夕“(你们知道”夕“是什么吗?请百度),团结一起,齐烧碎竹。到了今天,这“团结”的精神恐怕一去不复返了。

        该不该取消,其实我们应该学习一下,老祖宗眼里的磕头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层次。

QQ截图20170502105303.png

        我觉得磕头应该是一件极庄严、极信仰的事,是人精神上最高的崇拜、崇敬,应该不亚于国王加冕的严肃。跪拜父母时,我们会不自觉地想到父母如山如海的恩情,我们愿意为他们伏五体,愿意用自己生命的长度来延长他们生命的长度。夫妻跪拜,我们应会不自觉想到对方是自己的身体,是自己的支撑,愿意倾已一生为其遮风挡雨;兄弟跪拜,义结金兰,就是一生的契约。所以磕头是一个意愿表达的最高仪式,如果我们不尊敬他,不喜欢他,我们就不要给他磕头。我们如果磕头了,就是自己的精神的一个层级的体现 ,是尊严,是承诺。上是感恩父母,下是精神传承。所以,这就应该是那句话的含义,男儿膝下有黄金。磕头是对人尊敬,但不能随便磕。

        所以,说到底,我认为磕头拜年的风俗应该改为其他的方式拜年,让后代们能认清磕头的意义,但磕头本身应延续下去。